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走过生命之博客

金属与混凝土构成的时代,生命没有了信仰,灵魂轻浮地游荡在红尘之中......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生,在生命的征途中渡阅生生死死,执着地守望灵魂,却只能永远孤独地感悟红尘喧嚣......

网易考拉推荐

准法律人最后的归宿——在司考的祭坛上慢慢死去  

2009-09-02 10:18: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自己守望的精神家园中,慢慢地走上祭坛。准法律人用无奈的方式安排着自己的命运,悲哀与苍凉。

 

回望近十年的司法资格考试,作为中国司法改革进程中的重要一步,现在却总给人一种抄袭与剽舶之感,当初的期望经历十年的浪滔剩下的只是一具光亮的外壳,就象脱光衣服后的妓女,诱人但却让你让你有点心悸.该考不该考与能上不能上成为了同样的选择.

为什么推进司法资格统考?原因也许不必去深究了,必竟有些事开始之后就很少再返回到原始的状态,就象油价、房价、学费、药费上涨一个道理,中国的定律。不愿承认错误不愿纠正错误就是这个民族的劣根。固执。

我找不出推进司法考试的合理理由。但在期望与憧憬破灭之后却对司考的合理性与合法性产生许多怀疑。

是中国法治建的需要吗?有着千年封建文化影响的包袱,想在一夜之间把乾坤扭转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根深帝固的中华文化流淌着文明也沉淀着圬垢,洗涮需要时间,不经历脱胎换骨的阵痛何以涅磐超脱。

是法官职业建设的需要吗?在一个国民素质尚且成问题的国度,任何群体的职业化好象都是天方夜谭。没有坚实基础的帝国大厦终会坍塌,无论设计如何科学与合理。

那是什么呢?也许一切都不是。

我们的法治建设应该说才刚刚开始,在贫脊的法治土壤上来播撒法官职业化的种子,不是狂妄自大就是不知道古罗马与古希腊一样都是文明古国,浅薄无知的表现。

应该说,司法考试的推行很大程度上与当时司法制度的西化有关,当国际接轨话题在90年代未到新世纪初成为时尚与潮流时,司法制度的模仿与移植自然也就随波逐流。在缺乏深厚法治历史与文化底缊的条件下一味崇尚西方,或许只是当权者或心机者的心血来潮,终究会因供血不足而衰竭。

再一就是长期以来军转进入法院的人太多,而且带有浓厚政治色彩的军转干部安置制度使法院人事使用限入严重被动,顶不住也不敢顶,于是乎,总期望寻找一个法定的借口。但从法官法施行十年情况看,挡住了吗。没有。用心良苦但成效不大。在这里,我并不是对军人有偏见,也不怀疑他们的素质。只是法官这个特殊的职业并不适合弹雨中走出来的人。他们更应该转业进入公安或安全部门。

真的没有一点理由吗?当权者做事有时就是这样草率,在他们眼里,有时没有什么不可以。

我们到底应该不应该使法官职业化。答案是肯定的。但时机不成熟,条件不具备。在以改良而来的法官还没有退出历史舞台时,我们显得有点心急了。

当第一个、第二个五年改革纲要相继以低调完成的方式退出法治历史舞台后。叫嚣十年的司法独立最终没有迈出突破性的步伐,当年提出的诸多司法改革措施现在唯一剩下的就是由千万准法律人苦苦支撑的司法考试了,或许N年以后人们会记住他们,就象三十年前小岗村的农民一样。

可怜天下司考人。

当法官职业化的道路变成法学人谋求饭碗的小路且越走越窄时,我不知道,中国法官的职业化还需要多长时间。法治精髓真的就是一个化斋的钵吗?

从第一届司法资格统一考试以来,应该说已经有两三百万人参加过、体验过。他们才是真正的主角,主角当然对剧本会有切身的感悟,必竟他们才真正的投入过、付出过,孤灯夜中中煎熬足以让他们动容落泪,无论成功与否。

从最初的7%递增到现在10%左右,通过率极低象征着中国第一考的权威。然而极低的通过率又考验着应试者的意志与信心。但人终究是脆弱的,总有被击跨的时候,当三次五次名落孙山的时候,有些人在还没有迈入法律殿堂的路上已经过早地夭折了。

也许是害怕了,也许是厌倦了。司考的本质真的值得怀疑,不是让你通过,而是如何不让你通过。参加过司考的人都知道,司法考试的真题不是在检验一个人的法律素养,而是权威者通过卖弄自己的才华用游戏的方式让你陷入他们苦心挖下的坑,过于绕口艰涩的题干与答案让人读不懂,原文式的法律条文填空让人感觉自己回到了小学三年级以前的考试。面对此种隐藏诸多玄机的考试,江郎必然才尽。

司法的初衷是打造中国最专业的法律人。然而,看看我们现实的司法制度、人事制度,能打造出来吗?你费尽诸多精力心血换来的只不过是一张值得珍藏的证书。有多少有资格的人真正进入了法律的殿堂?必竟司考不是公务员考试,司考你只是选择了获取一个资格,而公务员考试你是获取了一个职位,谁更实惠,不言而喻,可怜天下第一考,原来不过如此。如果从事律师或法律服务也算进入了法律殿堂的话,我只能说,律师队伍的壮大只不过是经济效益的诱惑和天下衙门的紧闭而出现的必然结果。这能说明中国的法律人更专业化了吗,中国的法治更进步了吗?不敢苟同。

准法律师人用这种方式诠释着自己对法律的崇尚。无奈的选择。之前的努力于付出,只是自己生前为死后预定的一点殉葬品。透露着欧享利式的黑色,沉重的无言。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