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走过生命之博客

金属与混凝土构成的时代,生命没有了信仰,灵魂轻浮地游荡在红尘之中......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生,在生命的征途中渡阅生生死死,执着地守望灵魂,却只能永远孤独地感悟红尘喧嚣......

网易考拉推荐

慢慢地读着父亲  

2008-04-09 18:3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跟着父亲走》——一个孤傲且思辩的文人用自己的文字回忆着他走在父亲身后的路,苦难与绝望的层层叠加垒筑着出人头地的梦与未来。

读着他的文章,我突然想到了自己,还有年迈且比这个文人更加凝重而哲学的父亲,他用自以为是的方式守望着生命,虽然在别人看来几乎和疯子差不多的思维,但却支撑着他义无反顾地一步一步地走到今天。

他的生命规迹无法用方程求证,他的生活哲学只有他能够欣赏,他一直以来都倔犟地相信着自己——他是对的。

忽然有一天,我沉心去回忆与思考眼前这个男人的时候,却感觉从来都没有读懂,我所有对父亲的感觉与理解都显得妄费心机,深不可测和难予捉摸。

父亲出生在一个兄弟姐妹一大堆的家庭中,排行老二。在生计艰难到没有保障的日子中,父亲的父亲为了把一家老小养大,从河南来到了山西——几十年过去了,我们仍然把哪种迁移方式称之为“逃荒”,于其说是活过来,倒不如说是熬过来。

两个字的形容不难让我们想到他们在艰难的生计面前是如何的无助,背井离乡的滋味只有亲历了才会记住与懂得。爷爷说这些时总在流泪,而父亲提到这段经历时却总是沉默,他们用不同的方式表达着刻骨铭心的苦难与痛楚,但却同样揪心难奈与不堪回首。

饥饿与无望有时真的能把一切变成死亡。

……

父亲从小苦爱学习。也许正如前面提到的哪个文人一样,都想用这样的方式来改变生存环境与未来。

他所有的成就与名气可能都得益于此,但文化人有时总会成为知识的牺牲品,他们清高而孤芳自赏地编织着众人皆醉唯他醒的超尘脱世之梦,但终生于斯长于斯,最后不得不用“死不悔改”的方式安慰自己——他们都算个屁,无能无知。

父亲最初是教师,师者,德之高学之博也。暂转几所学校的教师生涯中,也算桃李满天。直到今天仍然有许多看上去和父亲差不多的人前去看望父亲,他们都叫父亲老师。

父亲是一个总让人敬畏的才子,在这个并不算大的县城里,好象从没人敢对他指点,不屑一顾的骨子里滋长着冲天的傲气,但在知识溃泛人才短缺的红卫兵年代,红色激情燃烧的让饥饿服从政治。

因为擅长画画,或者叫美术,父亲弃教走入政治宣传战线。听人说,哪时他总在画主席。当一天天地读过父亲的时候,我似乎感觉到,父亲其实并不是在画伟人,而是在用油彩颜料涂抹着自己的信仰,时代的信仰。直到今天,当听父亲谈起哪个年代哪些人时,他总会在激情四溢中鄙视后人。的确,我们应该记住哪段历史。

后来,父亲逐渐走入了仕途,也是最失败的归宿。打心眼里就看不起政客与谋僚、玩不起勾心斗角争权谋利游戏的他,就哪样默默地不误正业般的坚持着信念。

出身寒门的他,把政治放大出权利与地位的局限,认为哪是社会、哪是天下、哪是哲学,于是,半生仕途总在思考人与社会、贫穷与富有的问题,其实就连他自己都知道这永远没有答案,永远没人接受,但却始终坚信,他是对的。

一次次的手稿最终只是自己信念的珍藏,寄出去的在这个社会中注定石沉大海。

慢慢欣赏父亲,其实算来只不过数年,血脉相亲却如此形容本就是一种隔膜与悲哀。

但家族与家庭的现实把一切都变得真切的再也无法挽回。矛盾与漫骂声中幸福与未来慢慢变得支离破碎,沉重的让心永远都在流泪。

我总在回避与拒绝哪段回忆、哪段情感。

哪天,家里的气氛降到冰点。父亲无奈地离开了这个家,离开了父母兄妹妻子还有我们,为了刻骨的亲情,也为了铭心的亲情。哪时,他坚定着没有回头,也没有流泪,这个男人骨子里的坚强能把一切外表的痛楚掩盖,但我知道,可能走出村子的每一步都是哪样艰涩难迈。

没有男人的家其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家。哪些日子里,我们兄妹与母亲相依为命,仅靠父亲每月捎来的几十元已很难度日,看着母亲时常落泪而不得不去卖苦力时的沉默无声,我揪心难奈,在敬仰我一生中见过的最伟大的女人时,曾一度痛恨与鄙视哪个男人——父亲。

苦难对生命来说是一种教育,一种激励,一种让人懂得感恩的心灵历炼。

在这个一同经历风雨的屋檐下,我们兄妹更加懂得亲情如血,更加懂得学会照顾与舍弃。

为了这个摇摇欲坠的家,为了这些不能再承受苦难之重的亲人。兄长第一个放弃学业,背负着男人的责任开始了生命中最沉重的拼打,哪时他17岁。

后来,仅比我大几分钟的同胞哥哥也放弃了学业,第一次离家打工时他也是17岁。

他们艰辛摸爬异乡在我和姐姐心中永远都是辛酸的财富,相濡以沫的兄妹情啊,永远都令人掉泪。

后来听父亲说,两个哥哥没有选择般的扛起这个家他很无奈,也很自责,但面对现实,我们都必须这样去做。他不希望我们兄妹成为和他一样的男人,他想在下一代的身上找回失去的自己,这样的感情也许只有这个男人懂得,这样的理由只有这个家的人能够理解。

父亲对家的离别其实是对一种感情的背判,对一个女人的背判,我在用一个文化人的眼光同情父亲的同时也真切的为这个女人可怜,他们用几乎一辈子的时间独守着不属于自己的爱,自己的感情,自己的婚姻。

文化的距离有多远?从父母的婚变过程中我读出了答案。

父亲的严肃让人感到陌生,多年来,我只是一直站在父亲的对面远远的理解眼前的男人,父子相处的空间气氛时常让我感到压抑,这个男人极至的深沉在我心中有如一座山般的难以跨越——直到今天。

我欣赏坚强的男人,我敬佩坚韧的男人,我感动落泪的男人。经历了世事苍桑的父亲却从没掉过一滴眼泪,即使在两个哥哥煤气中毒离开这个世界的瞬间,他都用男人的沉默接受了生离死别之无情,他把生命中的所有痛楚捏在心底,坚韧到足以让人怀疑我们精神的承压度。

第一次真切地让我感性般的认识这个男人时泪水自然地滑过脸胧,暧暧的让我久久凝望着父亲,体会着这个棱角分明的男人的细腻。哪次,我第一次为父亲剪脚趾甲。

随着我大学毕业、成家,与父亲的交谈日渐增多,对这个男人的认识也更加深刻,父亲开始与我谈工作,谈生活,谈过去,也谈在他面前特调也特乘的孙女,我渐渐感觉到,他希望我们活的更好。

一辈子的压抑在年龄的挤压下最终该有个说出来的时候,一辈子的对对错错恩恩怨怨该有个参悟与放异的时候,人生没有什么放不下。

阿门,愿上帝保佑我们吧!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