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走过生命之博客

金属与混凝土构成的时代,生命没有了信仰,灵魂轻浮地游荡在红尘之中......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生,在生命的征途中渡阅生生死死,执着地守望灵魂,却只能永远孤独地感悟红尘喧嚣......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进赶马双  

2007-10-12 16:12:38|  分类: 回忆与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走进了这里。读着,慢慢欣赏,咀嚼一种难奈的苦涩。

车在山间颠颇,心在上下晃动。没有尘灰,雪后这里的空气异样的清新。轻吸一口,透心的冰凉。我把目光投向远方,寥寥的青松孤傲地屹立山头,迎接寒冷的到来,又象畜积所有的力量,等待明年的茁壮,生命的迸发。

山,还是山,视野的范围只有山。冷漠而沉重。经历千年自然的雕琢更加瘦骨磷峋。

我第一次感到一种窒息的压抑。生命如何负起这山的苍凉,山的贫瘠,然后辈辈地传递着不断的血脉,生生不息地流淌着。

转过几里的青石板坡,车急巨地下沉。一条自然开凿的鸿沟沿山跃出,两壁料峭而挺,展示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我推测,几百年前,这儿也许是一条奔腾不息的大河,壮观而气魄,孕育了生命,孕了文化,大山深处的原始与质朴。

而今,河枯了。沿山渗出的几滴泉水并没有抵住一切生机的毁灭,这里只剩下了贫瘠的山,贫穷的人,贫困的生活状态,透露着苍桑与潦倒,并且已经经历了很久很久。我想。远处,几乎是山脊之上,晃动着几个黑影,在这厚重的大山相衬下,是哪样藐小。

我停了下来,沿着崎岖的山路攀爬,在这只有一脚宽的悬崖之上,我感到一种欲坠的害怕。

走进了,眼前是一张张被山风吹干的脸,竭黄竭黄,浓密的额纹龟裂出的是生活的艰辛,命运的无奈。枯干的手熟练地操作简陋的农具,在这没有泥土的土地上播种着希望,试图改变命运的力量,却年复一年收获着失望。佝偻的脊梁怎样才能背起这沉重的希望,如此沉重的希望又怎能不把顶天的汉子压弯!山,太重了!

我急切地走下山岗,不敢面对,害怕起伏的心情涌出泪水。身后是唠叨般的送别,却使人感到久违的亲切与真诚。浮躁与利欲充斥的红尘之中,大山的憨厚是哪样的真贵。

远处,还是远处,绵延的山间撒落几间零星的屋舍,在这空旷的山谷间,显得是哪样的孤零与单调。

来到了要找的地方,接纳我们的是家中的女主人。

屋子里简陋而零乱,没有凉干的药材铺满了地,在仅能维持温饱状态的群体中,谁又会顾及生活的舒适呢?我不敢指责与苛求。

女主人衣着并不讲究,大山里生活惯了的女人对此也不在意。见到我们,依然是哪样的热情,视为城里来的客人,仅管我们只是几十里外的小小山城来的被城里人称为“乡下人”的“城里人”。

她拿出几个玻璃瓶,小心奕奕放了些许也许只用来待客的白糖,盛满水后端在我们面前。男主人静静地坐在一边,听着我们的谈话。因为十几年前他在一次矿难中双目失明。他用山里人的憨厚纯朴承受着注定的命运,他用山里人的宽容与大度原谅了灾难的发生。没有安慰,没有救济,十几年了什么也没有。这就是所谓“城里人”的高尚,这就是所谓高尚人的灵魂。在他的面前我为他们感到卑微与渺小。一钱不值的轻薄。

十几年了,女主人支撑着这个家。我不敢想象是什么力量足以使一个柔弱的女人扛起如此沉重的担子。爱在流淌,情在流淌,血必竟浓于水。一切苦难都会过去的。她相信。

离开女主人的家,我们踏上回去的路。

村口几间破旧的屋舍里,传来朗朗书声。听着这稚气末脱的声音,我在问自己,这就是希望吗!但愿他们不会被夭折。

山,还是山,视野的范围只有山。

只是心情比来是更沉更重了。

2005.8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