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走过生命之博客

金属与混凝土构成的时代,生命没有了信仰,灵魂轻浮地游荡在红尘之中......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生,在生命的征途中渡阅生生死死,执着地守望灵魂,却只能永远孤独地感悟红尘喧嚣......

网易考拉推荐

无奈生死扣问中国教育   

2007-10-12 15:54:13|  分类: 观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年7月28日的《人民法院报》专题刊载了《自杀的陈绪清及其身后事》一文,说:

2006年6月19日,山西省榆社县陈绪清在得知其子高考估分为600分后,因无力支付高额学费,自杀于家中。

相关链接一并罗列出的同类事件还有:

2002年,福建的丁炜收到了复旦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其父因无力为其凑齐7000元学费从七楼跳下;

2003年,陕西榆林市的景艳梅考上东北师范大学后,其父因无力为其缴纳学费绝望自杀;

2004年8月26日,辽宁省沈阳市人刘淑杰因无法负担女儿周娜读大学的费用,吃安眠药自杀,后被救活;

2006年6月27日,山西翼城县农民李海明,在得知女儿铃铃高考成绩的第二天,因无力支付高昂的学费,吊死在一个地窑的门框上。

读过这篇文章还有这些沉重的让人感到窒息的数据,我几乎出于了愤怒,忍不住拍案惊问,是谁把这些无辜的生命推向绝路,在法律没有要求自杀者来为自己的死承担责任的前提下,是不是谁都不对这种死亡负责?如果真是这样,我们该责问的是法律的苍白呢还是社会的无奈呢?

我不知道,死者也不知道,哪谁知道呢?

死亡本是一种自然法则,生还是死,本不应成为一个问题,但现在我们面对的残酷现实却是:“生还是死,何以成为一个问题”——一个关系中国农民生存状态的问题,一个关系中国教育体制的问题,一个关系社会责任与法律责任的问题,一个拷问中国未来与明天的问题。

悲哀的是,当陈绪清等人一个个为这些问题的存在付出生命的代价时,却似乎并没有引起社会的重视,同情者的扶助或救济只是对死者的一种安慰,对生者的一种可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中国农民的泡沫经济指数与中国教育铅一般实在的高额费用指数的反差值,问题就永远都是一个问题,相似故事的重演与相同悲剧的发生仍会继续。

面对死去的陈绪清等人,我们不仅要问,中国教育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学府越来越多,学费却是越来越贵呢?这种相悖逻辑的存在是不是潜在地有它的合理性?而这种潜在合理性是否遵循着市场经济下的价值规律?难道每天都在以研究中国教育改革而糊口的理论家就找不出中国教育发展的误区找不到一条适合中国教育发展的出路吗?我真的不相信。江郎不应才尽。

回头来看中国近二十年的教育,一条教育经济的发展模式是不是就是一条中国教育唯一的发展轨迹?当这条抛物线仍在呈上升阶段而顶点又似乎趋于无穷高时,我们真的怀疑这条几何曲线是如何计算出来的,为什么二十年前我们国家在并不发达的情况下却能几乎承担全部的教育经费,而二十年后,当我们总在炫耀经济增长指数年年攀升的时候却不堪负重,高额的教育费用必须由个人来承担呢?甚至已无法承担。这究竟是一个经济问题还是一个社会问题?令人思考。

面对日渐高额的教育经费,农村教育已危机四伏,失学、辍学、甚至根本就不上学的数字与前几年相比正在扩大化,事实的存在也许永远都无法从各种统计与报表上论证出,习惯于造假习惯于政绩的当权者让我们对一切官方统计持怀疑态度。但一个中国农村教育正在面临艰难的选择或正在艰难地徘徊这个现实却令你不得不信。

走进西部,走进大山深处,你就会感受到贫困的存在与知识的渴望会有多大的反差。

同样,走进都市,走进钢筋混凝土浇铸的楼群中,你就会明白社会对知识的要求与费用对个人承受力的挤压的对比又会有多么的鲜明。

无奈意味着无知,无知便是背叛,在无奈与无知的轮回中,没人敢肯定历史的覆辙不会重演——落后就要挨打。

这是一个知识经济的时代,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必须以高等教育的普及来支撑。九年义务教育已不应再是我们的教育目标,也远远不能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

纵看当今世界,有哪个发达国家的教育是落后的,我找不到。美国只所以能够振臂一呼应者云集,哪是因为实力让人感到可靠与可怕;日本之所以凭弹丸之地也敢叫嚣世界,同样是因为具有坚实的经济作后盾,还有英德法意甚至以色列都能在世界上说话掷地有声,真的让我们这个十三人口的大国感到汗颜,国民教育的发达与落后足以决定你在世界之林中是俯首称臣还是鸟视群雄。

固然,并不发达的我们说出话来虽也让人掂量,但哪绝对是十三亿人口的声贝让人感到恐惧。即使如此,不也仍然有人在试探或挑衅吗,一个小泉先生就足以让中国外交部频频出面,可见我们的权威与实力。不是不容置疑,而是值得怀疑。

什么理由,也许就是哪样简单,财大才气粗。民族整体素质的营养不良必然决定族人说话的底气不足。

为了提高整个国民教育,我们在创新在借鉴,但最终我们还是没能走出哪个怪圈——教育产业的发展造就了教育成本的无限攀高。压垮骆驼的仅是一根稻草吗?陈绪清等人的死告诉了你答案。面对越来越高的教育费用,面对教育的贵族化发展,农民和他的子女在正一天天走向无奈与绝望。虽然以重在缓解危机的助学代款曾给了他们一点希望的灯火,但相对于高额的学费来讲,只是杯水车薪,或者说是刚出狼窝,又入虎穴,让人总处在一种危机四伏的环境中——生命无法承受的重。

教育关系着国家的未来,关系着生还是死。

如何尽快解决贫困农村上不起学的问题真的成为了一个问题了。

但在写这些文字的时候,媒体却再次爆出:北京叫停37所农民工学校。现实的残酷让我们总限入矛盾的逻辑中,一方面是他们上不起国立学校,一方面是农民工学校不符合相关规定必须叫停。看来,问题一波未平已又是一波。可谁来解决?



2006.8.15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