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走过生命之博客

金属与混凝土构成的时代,生命没有了信仰,灵魂轻浮地游荡在红尘之中......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生,在生命的征途中渡阅生生死死,执着地守望灵魂,却只能永远孤独地感悟红尘喧嚣......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非公务员的心声  

2007-11-28 11:41:47|  分类: 观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致中组部、最高人民法院政治部、山西省委组织部、山西省人民法院政治部的一封公开信

伴随着《公务员法》的出台及马拉松式的公务员登记工作的进行,我国的干部人事制度正在经历着一次前所未有的变革,这对于推进我国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必将是一场历史性革命。

革命总要有牺牲,面对着牵涉多方利益的大变革,谁将成为政策的宠儿?谁又将成为革命的殉葬品?在这个权力与金钱可以主宰一切的时代,答案让人沉重,过程更让人怀疑。

看过网上朋友们的帖,面对现实的真实,我真的想说,我们的人事部门真他妈扯蛋。

爱之切才会痛之深.!作为多年从事政工工作的公职人员,我没有漫骂与指责的意思,因为我是其中一员,在泛指的时候同样也特指了。只想知道是,我们的人事工作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遭到如此众多的非议与怀疑,是我们的工作错了,还是公众的眼睛被遮住了。我们在拿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的时候,于是总期待用太多太多的解释与安慰来表达一种公权力对民众的同情,这是一种政治伎俩,更是一种政治欺骗。在此次的公务员登记中,此种玩弄的手段更是炉火纯青,这对于哪些长期坚守在“公务员”岗位的同志却没有公务员身份的人公平吗?合理吗?

公务员登记开始的确切时间已然记不清了,在漫长的时间中期待或煎熬,人总容易忘却或背叛,更容易怀疑与责问,黑暗中的变数注定这样的事实。看看一些网友们的帖,你就会相信这是一个不符合逻辑的规律。

公务登记事关个人切身利益,加之在中国特定国情下多年以来遗留下的问题,本需要决策者们慎之又慎,谨之又谨,在坚实的调查研究基础上做出较为合理的处理方案,然而,回头来看中组部相关的公务登记文件,却是哪样的粗糙与笼统,时间的不确定性决定了时间的随意性,也必然成为公众关注与怀疑的焦点,而政策的倾向性关照更让人感到法治在人治面前的无能与无力,是谁在亵渎法律,又是谁在张扬权力。

道听途说的话语有时虽然不准,但它总在传递着一种信息,有时远比红头黑字更真实。看看下面这一组数据,你也许会悟出点什么。黑龙江的违规进入时间界定为2003年1月1日;贵州为2002年6月12日;江西为2002年10月1日;湖北为2003年10月;广东为2004年1月13日。为什么同是依据《公务员法》及中组部的有关文件,却会得出不同的时间界定结论呢?同时,什么是违规,有个明确的界定吗?是指违反了组织程序还是违反了国家法律?退一万步讲,既然违规,当初又可以进入机关?是谁批准了?依据什么批准的?我想我们的组织人事部门不会无因无故的把一个人调入机关,总得有个依据才对。如此,难道不是让我们的组织部门打自己的耳光吗?另外,为什么违规仅局限在科员以下人员中,而哪些通过关系,通过门路提拔成领导的或参加竞争上岗的(不管是聘干身份还是工人身份)就可以 “光荣”的成为公务员,这种权力关照说明了什么?难道公务员还有个三六九等之分吗?

更应该指出的是,军转人员为什么会受到如此强硬的政策关照,黑字白字写的清清楚楚——“必须予以登记”,难道仅因为为共和国事业流过血流过汗的一个“军”字身份吗?可是,在只有分工不同没有贵贱之别的社会主义制度下,我们不同样都是用青春和生命服务于人民吗,可为什么命运却会迥然不同?

写到这儿的时候,我作为一个00辈(2000年以后进入)以后进入法院的工作人员,应该更加关注一下这个群体。在公务员过渡中,法检两院当时因性质特殊被区别对待,没有参与过渡,于是有了一个非“公”的名份,成为国家的私生子,没娘没爹。

出于加强队伍建设的总体规划,各省法院相继出台并实施逢进必考的硬性规定,山西法院也不例外,只是在贯彻执行上没有得到落实,规定是定了,但2006前的近十年从没招录过一兵一卒,我不知道,如果这么长时间单位不进人工作会如何开展。当然,这只是一个假设,事实上是人在不断地走,又在不断地进,只是程序上没有遵从必考的规定,在省院根本就没组织过进人考试的前提下你考什么呀。应该承认一点的是,即使省法院组织了进人考试,也许考进去的不是我,但至少我有考进去可能性。当组织人事部门因自身工作的不当带来的负面效果出现时,为什么所有的责任都要强加在个人身上,难道我们为司法审判工作做了这么多年错了吗?为什么在工作时不说你没有权利从事这份工作?苦受了,累受了,可到了现在为什么大家都哑口了,一句公道话也敢说了。组织的关心哪儿去了?

在这里还需要指明的是,我们单位不超编,所有人员全部是中央政法编。类似的情况许多省份组织了专门的考试或考核,进行了一种“和谐”过渡,但山西法院究竟怎么了,这么大的问题组织上为什么不考虑一下呢?促进山西司法审判的发展需要我们共同的努力。对此,希望组织人事部门尽快确定暂缓人员如何登记的方案,也希望法院政治部门积极奔走协调。

最后,用一个网上朋友的文章结尾就是:

我们一直为国家为地方人民而努力工作,我们以有限的青春奉献于为人民服务中。到今天政府竟然说:对不起你们是违规的,你们不应该存在于我们的队伍中,连谢谢也没有一句。这就是我们近十年青春换来的结果!公务员有《公务员法》保护,劳动人民有《劳动法》保护,我们这些不是公务员(堑缓登记或不予登记)、又不是工人的,有什么来保护。作为法治社会的今天,我们的合法权益竟然无法保护。

  我们渴望得到一个公正的答复!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