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走过生命之博客

金属与混凝土构成的时代,生命没有了信仰,灵魂轻浮地游荡在红尘之中......

 
 
 

日志

 
 
关于我

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生,在生命的征途中渡阅生生死死,执着地守望灵魂,却只能永远孤独地感悟红尘喧嚣......

网易考拉推荐

母亲——没有走不过的苦难,没有踏不过的坎  

2007-11-28 11:38: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有病几年了,可能由于长期用同种药已使身体本身产生了抗体,近来身体状况总在下降。看着母亲略显花白的头发,苍老的额纹,还有日渐凝重的心思,压在母亲的心里也疼着我,作为家中唯一真正意义上的男人,我总感到一种无法承重的责任与压力。

母亲是一个很要强的女人,从没向生活低过头,她人生最高傲的资本让人钦佩与敬重。

也许是生活的历程过于艰辛与沉重了,所有的回忆都心酸的令人落泪,加之这些天身体不好,她似乎没有勇气再坚强地面对自己的病情。

几天前的早晨,母亲按时早起为我做好早餐,然后自己躺在床上沉闷地等待着我起床上班。她在我临走前始终没有说话,就哪样一直躺着。尽管女儿依然活泼地说笑,但我心里总感到压抑的难奈,因为我知道,这是母亲心思沉重时最孤立无助的自我解脱,一辈子来她从来都是这样,她希望用安静来安慰和鼓励自己,没有撑不过去的苦难,没不踏不过的坎。然而哪天,她在我就要迈出家门的一瞬间最终开口了,“一会我上去你带我去医院看看”,她几乎是鼓足了勇气才说出来的,声音显得是哪样的坚定和无奈,然而就在哪一瞬间,我的心却感到一种陌生与冰亮,难道整天和我生活与同一屋檐下的母亲竟然与自己陌生到了这种地步,我没有底气再去回答,当时语言真的苍白而无力,我从没感觉到回答一个人竟也是哪样艰难。

母子连心,想到这四个字我差点流下眼泪。

几天过去了,这种难受一直压在我的心底。我决定带母亲去一个大一点的医院看看,也许医生可以让母亲病情减轻,从医学或心里学上。

人面对生死病老的时候,可能纯粹就是一种精神力量在延续身体机能,支柱倒了,即使脊梁坚硬如铁,一切也都会归于零,化于尘土。

检查结果出来之前,母亲始终闷闷不乐,面部神情给人一种无望的绝望,没有话语的空间让人压抑至极,我,还有一同前去的人就这样无声地坐着等待,漫长的超过心的承受。她害怕结果的未知与意外,曾经经历了太多风雨的母亲现在竟然也没勇气去面对自己了。

生老病死也许真的就这样可怕,足以把一个人首先从精神上打垮。生命面对苦难时到底有多大承受力,我开始怀疑曾经听说过的奇迹。但我还是真信这样的奇迹会在母亲心中萌生,哪怕只是一点,都可能是全部的希望。

真的,我害怕母亲不是最终被病魔击倒,而是被自己粉碎。一辈子我们都这样相依为命过来了,还有什么可怕的,母亲,我只希望你坚强地面对,一切都会好的,孩儿为你祝福为你祈祷。

一部分检查结果出来时,母亲急切地想知道。简单的几个数据却承载着太多太多的泪与笑,幸好还算不错,哪一瞬间母亲似乎好了许多,这已经是几天来从没见过的表情了。

最终的确诊还需要几天,等待这个结果就象煎熬一个世纪。但愿一切没有我们想象的哪样坏。

 

2007年11月

 

 

 

下为转载文章与图片

一个母亲一生撒的8个谎言(含泪推荐)!!

    整理者:总司令     

 1、儿时,小男孩家很穷,吃饭时,饭常常不够吃,母亲就把自己碗里的饭分给孩子吃。母亲说,孩子们,快吃吧,我不饿!——母亲撒的第一个谎

  

  2、男孩长身体的时候,勤劳的母亲常用周日休息时间去县郊农村河沟里捞些鱼来给孩子们补钙。鱼很好吃,鱼汤也很鲜。孩子们吃鱼的时候,母亲就在一旁啃鱼骨头,用舌头舔鱼骨头上的肉渍。男孩心疼,就把自己碗里的鱼夹到母亲碗里,请母亲吃鱼。母亲不吃,母亲又用筷子把鱼夹回男孩的碗里。母亲说,孩子,快吃吧,我不爱吃鱼!——母亲撒的第二个谎

  

  3、上初中了,为了缴够男孩和哥姐的学费,当缝纫工的母亲就去居委会领些火柴盒拿回家来,晚上糊了挣点分分钱补点家用。有个冬天,男孩半夜醒来,看到母亲还躬着身子在油灯下糊火柴盒。男孩说,母亲,睡了吧,明早您还要上班呢。母亲笑笑,说,孩子,快睡吧,我不困!——母亲撒的第三个谎

  

   4、高考那年,母亲请了假天天站在考点门口为参加高考的男孩助阵。时逢盛夏,烈日当头,固执的母亲在烈日下一站就是几个小时。考试结束的铃声响了,母亲迎上去递过一杯用罐头瓶泡好的浓茶叮嘱孩子喝了,茶亦浓,情更浓。望着母亲干裂的嘴唇和满头的汗珠,男孩将手中的罐头瓶反递过去请母亲喝。母亲说,孩子,快喝吧,我不渴!——母亲撒的四个谎

   5、父亲病逝之后,母亲又当爹又当娘,靠着自己在缝纫社里那点微薄收入含辛茹苦拉扯着几个孩子,供他们念书,日子过得苦不堪言。胡同路口电线杆下修表的李叔叔知道后,大事小事就找岔过来打个帮手,搬搬煤,挑挑水,送些钱粮来帮补男孩的家里。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左邻右舍对此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都劝母亲再嫁,何必苦了自己。然而母亲多年来却守身如玉,始终不嫁,别人再劝,母亲也断然不听,母亲说,我不爱!——撒的五个谎

  

   6、男孩和她的哥姐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下了岗的母亲就在附近农贸市场摆了个小摊维持生活。身在外地工作的孩子们知道后就常常寄钱回来补贴母亲,母亲坚决不要,并将钱退了回去。母亲说,我有钱!——撒的六个谎

  

   7、男孩留校任教两年,后又考取了美国一所名牌大学的博士生,毕业后留在美国一家科研机构工作,待遇相当丰厚,条件好了,身在异国的男孩想把母亲接来享享清福却被老人回绝了。母亲说,我不习惯!——撒的七个谎

  

   8、晚年,母亲患了重病,住进了医院,远在大西洋彼岸的男孩乘飞机赶回来时,术后的母亲已是奄奄一息了。母亲老了,望着被病魔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母亲,男孩悲痛欲绝,潸然泪下。母亲却说,孩子,别哭,我不疼。——撒的最后一个谎

中国贫困母亲纪实图片

 每一幅图片背后都有一个令人感慨的故事;

              每一幅图片背后都有一份母亲的希望----

0 && image.height>0){if(image.width>=510){this.width=510;this.height=image.height*510/image.width;}} }">

 范董代秀,63岁,甘肃宕昌县车拉乡茹树村人。全家3口人,2.5亩山耕地,人均占有粮食170斤,人均收入50元。无耕畜。她一共生育5个孩子,只成活1个,33岁的儿子至今没有娶上媳妇。

0 && image.height>0){if(image.width>=510){this.width=510;this.height=image.height*510/image.width;}} }">

马尕红,51岁,甘肃宕昌县车拉乡茹树村人。全家3口人,人均收入100元,人均占有粮食100公斤。无牲畜,住三间茅草房。30岁的儿子至今娶不起媳妇。

0 && image.height>0){if(image.width>=510){this.width=510;this.height=image.height*510/image.width;}} }">

袁秀英,57岁,宁夏西吉县王民乡下赵村人。丈夫99年去世,女儿远嫁外地,儿子离婚后出走。10亩山旱地去年收粮100公斤。无牲畜,欠外债1200元(丈夫去世及儿子成家的借款)。她6年前患眼病,至今无钱医治。

0 && image.height>0){if(image.width>=510){this.width=510;this.height=image.height*510/image.width;}} }"> 

王五女,30岁,宁夏西吉县兴平乡王堡村人。全家4口人,有10亩山旱地,去年收成150公斤荞麦,无牲畜,政府每年救济籽种。丈夫得病卧床在家,不能外出打工。 

0 && image.height>0){if(image.width>=510){this.width=510;this.height=image.height*510/image.width;}} }">

    张建英,32岁,宁夏固原县开城乡上青石村人。全家5口人,15亩山坡地去年收成450公斤粮食,洋芋1000公斤,家有一匹骡子。丈夫外出打工挣的500多元都用于买粮,再无能力供两个孩子读书。

0 && image.height>0){if(image.width>=510){this.width=510;this.height=image.height*510/image.width;}} }"> 

  徐秀英,27岁,贵州三都县拉揽乡高寨村人。全家3口人,0.8亩田去年收稻谷240公斤,人均收入150元。无牲畜。

0 && image.height>0){if(image.width>=510){this.width=510;this.height=image.height*510/image.width;}} }">

扬 边,65岁,贵州三都县水龙乡独寨村人。全家5口人,2.4亩田地去年收水稻650公斤、杂粮100公斤,无牲畜。卖蔬菜、鸡蛋一年有100多元收入。

0 && image.height>0){if(image.width>=510){this.width=510;this.height=image.height*510/image.width;}} }">

乃古么次外,22岁,四川布拖县觉撒乡马依包村人。全家4口人,山坡地9亩,去年收成200公斤粮食。6个月后断粮,靠政府救济度日。家无牲畜。

0 && image.height>0){if(image.width>=510){this.width=510;this.height=image.height*510/image.width;}} }">

李兰芬,36岁,云南邱北县双龙营镇太平村人。两个女儿,11岁的大女儿没有读过一天书。有6亩地,今年收成750公斤苞谷、30公斤小麦。全家4个月无口粮,靠政府救济。家无牲畜,耕种靠换工借牛。夫妇俩上山挖药材,今年能有150元收入。

0 && image.height>0){if(image.width>=510){this.width=510;this.height=image.height*510/image.width;}} }">

顾彩莲,26岁,云南邱北县官寨乡山心村人。全家4口人,2亩山坡地,今年收成不到500公斤的苞谷。经济收入靠编竹箩,每年能挣100元。家无牲畜。她说,如果谁能帮她一些钱,养一头母牛,转过年来母牛下了小牛,她就可以还钱。

0 && image.height>0){if(image.width>=510){this.width=510;this.height=image.height*510/image.width;}} }">

周廷艳,20岁,云南西畴县法斗乡猛后村人。全家4口人,1.5亩地,收500公斤苞谷。她外借1260元钱买了一头小牛、四头小猪,期盼着明年能有好的收入。

0 && image.height>0){if(image.width>=510){this.width=510;this.height=image.height*510/image.width;}} }">

覃纯菊,38岁,重庆城口县棉沙乡三河村人。全家4口人。九年前,丈夫耐不住大山里贫苦的生活,把一双女儿抛给她出走,至今杳无音信。0 && image.height>0){if(image.width>=510){this.width=510;this.height=image.height*510/image.width;}} }">

她背着一百多斤的沙子,一趟趟往返于山上山下,硬是自己背出了一幢屋。

0 && image.height>0){if(image.width>=510){this.width=510;this.height=image.height*510/image.width;}} }">

才仁巴毛,52岁,青海玉树州结隆乡杂年村人。一家5口人。家有18头(只)牛羊。其夫2000年因病离世,口粮主要靠政府救济。经济来源靠采挖虫草,去年有500元收入。二女儿巴青才仁,12岁,没读过书,三年前患胆囊炎病无钱医治。

0 && image.height>0){if(image.width>=510){this.width=510;this.height=image.height*510/image.width;}} }">

李陆萍,30岁,重庆城口县廖子乡莲花村人。全家3口人,1.5亩田地,全年收成150公斤玉米30公斤水稻,只够全家吃七个多月。已经临产的女人,还要继续劳作,在西部山区这绝非偶然。

0 && image.height>0){if(image.width>=510){this.width=510;this.height=image.height*510/image.width;}} }">

正英此歪,39岁,四川布拖县补洛乡尾使沟村人。全家5口人,3亩土地,全年收玉米335公斤,只能维持全家人六个月,其它靠政府救济。母亲怀中的婴儿只有17天,但她每天只能靠玉米饭充饥

0 && image.height>0){if(image.width>=510){this.width=510;this.height=image.height*510/image.width;}} }">

薛小霞,30岁,陕西延安宝塔区万花乡花园头村人。全家4口人,两个女儿的学费由政府支付。她家的石窑洞已有二十年的历史。

0 && image.height>0){if(image.width>=510){this.width=510;this.height=image.height*510/image.width;}} }">

云南邱北,两个年过花甲的老妇人在劳作。对贫困地区的母亲而言,“退休”这个词是不存在的。

0 && image.height>0){if(image.width>=510){this.width=510;this.height=image.height*510/image.width;}} }">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